郭建:当代文革研究中的“造反派情结”

  • 时间:
  • 浏览:0

郭建:当代文革研究中的“造反派情结”的相关文章

郭建:当代文革研究中的“造反派情结”

从事文革研究的中国学者大每种都不 的是在人文或社会科学领域受过专门训练,将史学研究当作职业的专家,一帮人赖以生存的职业一般都另有所在,从世俗的职业观来说,文革研究不过是一帮人的业余项目。而且 从人对意义的追求某些角度看,文革研究却是一帮人真正的兴趣所在,并自觉不自觉地被一帮人视为并都不 使命。   更多...

陈益南:文革中的造反派是一支奇特的政治势力

所谓“造反派”,是中国文化大革命中出先 的一支奇特的政治势力。说一帮人奇特,就奇在一帮人本是由文革的发动者扶持起来的,照理讲,一帮人应是并都不 得宠的“御用力量”,但偏偏在整个文革期间,却又屡遭整肃、镇压,最后还随着毛泽东的逝世与“四人帮”的垮台,彻底完结。说一帮人奇特,还奇在一帮人是最坚决最忠心的拥护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及   更多...

徐友渔:我的造反生涯

当上了造反派红卫兵串联这麼 回到成都,当务之急是要投入火热的斗争。既然机会受到了毛主席的亲自接见,就应该挺身而出捍卫他的革命路线。这麼 那种游离于运动之外的情形,是现在刚现在开始的这麼 了。在北京时,得到了,份材料,是“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关于三个白 多月以来“文革”运动的总结。他在其中讲“文革”中两条路线的斗争,把1966年8月份以   更多...

聂元梓——从造反到炼狱

中国第一造反派人物,鼎鼎大名的“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牵头作者聂元梓仍然活着。聂元梓今年50岁。一帮人对她1966年“文革”发动期那张冲击北京大学领导者和北京市委工作部门头头的大字报,记忆犹在。在张大字报得到了毛泽东主席亲自支持,当年是奔走相告的头条新闻。两年后(1968年7月27日),毛主席公布派工、军宣队进驻北京   更多...

陈子明:简析并都不 毛派:保皇派与造反派

2011年5月24日,刘思齐(自称“毛岸英遗孀”)、毛小青(毛泽东侄女)、张宏良(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等51人,在毛派网站“乌有之乡”刊登《北京市人民公诉茅于轼和辛子陵》,指控茅于轼为辛子陵《红太阳的陨落》一书撰写的读后感《把毛泽东还原成人》“以极其恶毒的语言攻击、诋毁中国共产党和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在社会上激起强烈   更多...

何蜀:一部校正“集体失忆”的力作——读周伦佐《“文革”造反派真相》

对“文化大革命”诸多历史真相的“集体失忆”,是年代已久的情形了。对某些情形,一帮人担忧,一帮人愤慨,一帮人失望,一帮人熟视无睹,而像周伦佐先生这麼 持续地执着于校正某些“集体失忆”,不但在日常生活中针对友人、熟人或不粉的人的回忆不厌其烦地认真加以校正,而且 发愤写作完成这麼 一部大著的,嘴笨 少见。周伦佐可否是那嘲大革命”的过来人,为   更多...

郭建:当代左派文化理论中的文革暗影

1976年秋文化大革命现在刚现在开始,至今已将近三十年了。当时,文革作为灾难和悲剧是官方与民间的共识,50年代中国大陆意识形状的主流却说 对文革的批判反思。然而,1989年这麼 ,某些批判反思中断了。从此,文革不仅逐渐被淡忘,而且 被粉饰、被美化,以至於那个极权专制登峰造极的时代现在刚现在开始有了「民主」、「平等」相似的名声!文革形象三十年的   更多...

何怀宏:受命造反的秦春暴力

但凡居于过的,都不 留下痕迹,区别却说 何种痕迹。红卫兵运动的兴起距今天机会44年了,但它对社会和当时人的影响并这麼消逝。我也老会 关心这代人的历史命运,并尝试勾勒“红卫兵”的某些思想和行为特点,机会还可看看一帮人否是已离一帮人真正远去。对其中某些事情的叙述和看法,自然是到文革现在刚现在开始、且有了相当的距离这麼 ,接触了某些文献资料和研究   更多...

裴宜理:破解“造反的密码”

我当然乐意都看中国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中国政治自由、宽松某些,我也非常赞成舆论自由——机会这麼信仰、舆论的自由,就这麼人的根本权利,也会影响知识分子的表达。一块儿我也嘴笨 政治稳定是非常重要的前提。机会这麼政治稳定、社会稳定,所有自由都不 无用的。   更多...

董国强:社会史视野下的“文革”研究:——徐友渔《形形色色的造反》简介

长期以来,国内主流意识形状说说下的“文革”史研究,老会 遵循着“路线斗争”的理论模式。在某些理论模式之下,研究者们常常自觉或不自觉地将关注的焦点集中到中共高层的实物斗争。这实际上反映了一帮人思想观念深处的并都不 潜在的、变态了的“英雄史观”。现在看来,某些基于传统史学研究理念的对“文革”的观察和叙述,远远欠缺以反映“文革”某些   更多...

王健壮:烂泥巴里一帮人跪着造反

二○○五年十月初的事:早上睡过头,匆忙从薄扶林大道香港大学宿舍赶到赤腊角机场时,原以为一定赶不上班机,没想到飞机误点,反而偷得浮生片刻闲。悠悠哉去机场书店逛了一圈,买了本书,再走去机掣星巴克」的咖啡座,点了杯咖啡,随意翻读刚买来的书。 书是董桥的「甲申年纪事」。 每次看董桥文章,都不 感叹当时人患了贫血症,才、学、识、情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