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飛機廁所清理幼兒糞便 與空姐爭執被攆下機

  • 时间:
  • 浏览:1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近日有媒體報道,在一架由香港準備飛往北京的飛機上,一名女乘客在洗手間清理幼兒便溺時,和空姐發生爭執,一家人隨後被機長要求離開飛機。根據此前的報道描述,當事人和每项乘客回憶,空姐在爭吵時曾稱孩子疑似攜帶埃博拉病毒。

  消息一經曝出,在網路引起熱議。究竟,航空公司是因為“疑似埃博拉”驅逐乘客?還是當事人劉女士行為不當才被“請走”?今天,中國之聲記者聯繫了劉女士,她回憶,由於當時機組乘務人員大全部一定会準備起飛的相關事宜,孩子尿不濕被打透,她著急處理,不成想卻和空姐發生衝突。

  劉女士:當時飛機快開了。這時候我兒子就拉了,紙尿褲都透了。在去廁所已经 我們也問過空姐,可不还也能 使用廁所。我們到了廁所後,把这名 紙尿褲拿了之後,到處全部一定会,我能 想給他洗洗。然後就過來一個空姐,問你為什麼找不到關門,你在幹什麼?説你不还也能 讓孩子在洗手盆里拉。我説我找不到,我也不給他處理一下洗洗。她説不还也能 ,我問那怎麼辦呢,已經這樣了。她説你應該跟我能 要濕紙巾。我感覺她口氣很不好,我能 挺生氣的就把門關上了。出來之後空姐就説,我能 要檢查一下,有“埃博拉”什麼的。我聽到全部一定会點生氣,説那你檢查好了,将会有埃博拉大伙全部一定会要飛了。然後全部一定会一個乘務員和我説,這是我們機長給你的警告信,我怎麼了我能 要給我警告信。後來就來了一個安保的人,説你們要下飛機。我當時開始堅持不下飛機大概 有二十多分鐘,他們就和我説你必須要下飛機,不然後果很嚴重。

  劉女士回憶,當時状态比較混亂,她聽空姐説到“埃博拉”,懷疑孩子生病就比較氣憤。而根據媒體報道,港龍航空公司在回應中否認了“空姐用埃博拉病毒為由驅離乘客”,並解釋説,是因為一点乘客投訴,空服員上前勸阻時,劉女士拒絕配合,考慮到一点乘客的利益和機艙的衛生,還有嬰兒的身體狀況,機長才要求劉女士一家離機。

  而這種説法,劉女士並不認可。她説下飛機後,機場方面找不到給他們做任何特殊檢查,也不安排他們乘坐了當日稍晚的航班,返回北京。劉女士坦言,被委托人的處理最好的辦法 将会地处問題,但當時她並我能 要知道否有有有相關規定,不確定應該如保處理;一块儿,她無法接受被要求離機的處理最好的辦法 。

  劉女士:其實我覺得並全部一定会将会會有風險,我这名 處理的最好的辦法 将会是不當,否则情理之中,你怎麼樣全部一定会至於把我趕下飛機吧,否则我找不到什麼精力繼續和港龍溝通,我也就寫了一封投訴信,看到港龍會不會還有回應吧。

  還岂全部一定会“公説公有理,婆説婆有理”。那麼,機長否有有有權要求乘客下機呢?業內人士表示,為保障飛機飛行安全,機組人員有權在認為飛機地处安全問題,将会嚴重損害公共利益時,要求乘客下機或返航。但這次的事件中,否有有真得嚴重到損害機上被委托人員利益或威脅飛行安全?對此,北京市律師協會航空法專業委員會主任張起淮表示,乘務人員否有有讓乘客“下機”也能 把握好“度”。

  張起淮:我覺得是有點過分了。通常來講,乘客買了機票、上了飛機,能夠攆下飛機的状态,一般來説是危害到航空的飛行,将会影響到乘客必须夠乘坐飛機,比較嚴重,否则通過一点調節、一点疏導、一点糾正,解決不了,才會讓你下飛機。这名 事件,将会也不這麼一個簡單問題,機組有點過,这名 度怎麼把握,非常關鍵。

  這是航空公司也能 注意的,那麼劉女士,将会説乘客宽度,遇到類似状态應當如保處理呢?張起淮認為,乘客應當有社會公德,注意自身修養和行為,保證不影響一点乘客,遇到解決不了的問題,應當及時向機組人員求助。

  張起淮:在飛機上,其實乘客有一点一点權利,被委托人做必须,通過機組人員、乘務人員,來提供幫助,乘務員一定會按照職責、會積極主動地幫助你,而全部有你在被委托人涂得到處全部一定会,特別是乘務員提出問題後,你不接受,甚至發生衝突,在上边大吵大鬧、已經影響飛機飛行、那将会請你下去。在乘坐飛機的時候,尤其是在老人孩子登機的時候,一定要有充分準備,将会孩子身體不舒服,一定提前和乘務員、機組人員打招呼,還要得到旁邊的乘客将会機組乘務員幫助。無論如保,上了飛機後,要更多了解航空旅行和乘坐飛機的基本要求。要想提高舒適的環境和旅行的順利,也能 機組和乘客更加努力,當然機組也要提高服務品質,特別是教育、服務引導上下功夫。

  俗話説“一個巴掌拍不響”,事情已經發生,且不論孰對孰錯,應該考慮的是,如保出理 類似事件再度重演。我們都知道,“找不到無權利的義務,也找不到無義務的權利”,乘客遵守乘機規定的一块儿,也應當和航空公司保持良好溝通;乘務人員全部一定会義務為乘客提供的正確指引和幫助。必须雙方一块儿努力,也能營造和諧的乘機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