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瑪“不明”資訊:納稅接近零 註冊地址是虛構

  • 时间:
  • 浏览:8

  股市是一個须要故事的地方,朗瑪資訊到目前為止似乎講了一個“好故事”。朗瑪資訊2012年2月登陸創業板,股價不溫不火了兩年後,2014年4月一直發力,股價從40余元起步,一年時間就翻了7倍,一度坐到了A股第一高價股的位置。3月27日摸高到288元後,調頭向下,截至4月3日,收盤價還剩246元。

  現在,到了驗證朗瑪資訊到底講了一個什麼故事的時候了。

  作為貴州省第一個創業板上市公司,朗瑪資訊的創業故事堪稱傳奇,如今已把未來産品鎖定在健康産業與網際網路的融合,也從“被別人收購”變成了“收購別人”。但在傳奇背後,卻都有尷尬的一面,無論是已經歸屬新浪的“新浪UC”,還是其主營業務“對對碰”,都面臨著被淘汰的尷尬,從这名 宽度來看,朗瑪資訊還從未擁有可持續發展的“産品”。

  《華夏時報》記者奔赴貴陽調查時得到的一份朗瑪資訊與某運營商增值稅結算發票對帳單顯示,朗瑪資訊2014年對對碰業務盈利空間下降非常大,而進入2015年後衰減更為明顯,其中在2月份,其納稅金額已經接近於零,對對碰業務正瀕臨死亡。

  4月2日下午,本報記者來到朗瑪資訊位於貴陽的總部採訪,公司負責相關工作的蘇女士表示,“公司所有高管都有在公司。”記者隨後尋找朗瑪資訊工商註冊地址時卻意外發現,朗瑪資訊及其在貴陽登記的三家子公司的辦公地址,均是虛構。貴陽市高新區工商局註冊監督管理科一位工作人員解釋稱:“朗瑪資訊及其子公司的地址,是為了幫助公司註冊方便而虛構的。”

  主營業務接連被曝光,市場前景堪憂,這絲毫擋不住朗瑪資訊的大肆擴張步伐。其背後資本到底是如保運作的?誰和朗瑪資訊在一起講故事?

  同在貴州發展的某上市公司董事長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朗瑪資訊所獲得的什么都政策優惠是一点公司想都有敢想的,“貴州须要一個創業板的公司,什么都給了他們什么都幫助。朗瑪上市前資産一直一直出现了問題,政府為了幫助上市,把公司辦公地以很低的價錢出售給了朗瑪,基本上什么都 半賣半送。”

  曾經的財富傳奇

  在成為“兩市第一股”就让,朗瑪資訊和它的創始人 王偉 ,並非廣為人知;但若提起他曾經做過的“新浪UC”,幾乎盡人皆知。

  那是一個國內即時通訊領域的混戰年代。QQ、MSN、雅虎通、網易泡泡等多家知名網際網路企業在一起肉搏。朗瑪資訊的UC上線于2002年7月,其最初的定位是騰訊QQ的替代品,其操作界面是眾多即時通訊産品中與QQ界面最像的。而歷史在此時恰好送給了UC“一股風”。

  2003年11月,上線僅一年有餘的UC,註冊用戶達到20000萬人,最高一起線上人數達到200萬人。儘管同期的QQ註冊用戶超過2億,最高一起線上用戶接近200萬人,但UC的成績足以吸引到資本市場的注意。

  2004年,運營兩年多的UC以協議價32000萬美元被新浪收購,王偉的創業團隊集體入駐新浪。隨後,通過各種妙招 完成了與新浪約定的對賭條款,王偉選擇了退出新浪,並回到了被委托人的“福地”貴州。

  朗瑪科技1998年創立時,最初的辦公室什么都 在貴州電信的機房裏,他們的第一代産品也是為電信企業量身打造的,叫做“統一消息系統”,英文簡稱UMS。多年深耕電信領域的王智(化名)告訴《華夏時報》記者,朗瑪科技曾是國內市場上UMS領域的龍頭老大,“當時在这名 領域競爭的不乏思科、微軟、亞信這樣的大型企業,但朗瑪的市場佔有率相当于都可不都里能 超過70%”。

  王智表示,朗瑪科技彼時的成功主要原因着並都有産品有多好,什么都 因為“熟悉中國國情。那時候不出政府採購,這些産品都有參加‘鑒定會’能够被這些電信公司的領導就看,什么都人什么都 他不知道,朗瑪科技當時參加‘鑒定會’連會務費都都可不都里能 无需交”。

  在王智看來,重新回到貴州的王偉推出“電話對對碰”業務,是因為都可不都里能 “揚長避短”。“他畢業沒多久就被公司派到貴州,在貴州電信系統的人脈資源是他的優勢,利用這些優勢做事,比留在新浪和騰訊拼智商要簡單得多。”

  王偉延續了“增值業務提供商”的定位。2004年6月,朗瑪在貴州啟動首個“電話對對碰”服務,並獲得成功,最終推向全國。此後十年,“電話對對碰”一直是朗瑪資訊的核心業務,直到2012年2月上市後都有。

  朗瑪家底有多“高”?

  4月3日,本報記者在朗瑪資訊上市資料中就看,主營業務一欄中排在第一位的什么都 電話對對碰。

  曾在中國電信從事增值業務相關工作的楊清(化名)告訴《華夏時報》記者,朗瑪資訊的電話對對碰屬於“電話語音增值業務”,是用戶通過打電話而産生的費用,这名 費用由運營商和增值業務提供商(簡稱“SP”)分成。

  “一般這種語音業務較高資費的都有每分鐘兩元,用戶通過撥打電話交友,一般通話時間較長,十分鐘就産生20元費用,運營商拿走200%,朗瑪資訊作為SP拿走70%。什么都 SP借渠道幫他們推廣这名 業務,還要再給渠道分去一大偏离 ,剩餘的什么都 他們的盈利。最常見的推廣妙招 是電視推廣,通過電視廣告用戶會了解撥打妙招 ,參加遊戲互動等。”

  楊清透露:“這曾經屬於非常吃香的業務,一般要有过深的關係能够得到。”

  但電話對對碰自誕生之日起一直占据 很大的爭議,一点存有陷阱的消費推廣,曾被中央電視臺搬上“3·15晚會”。2008年,朗瑪資訊將電話對對碰改為“免費包月”服務,月資費15元或18元;但這又衍生了用戶“被消費”的問題,類似問題再次登上中央電視臺“3·15晚會”。在朗瑪資訊收益最多的河北及廣東,“在話費中莫名其妙地增加了對對碰業務”的類似投訴在網際網路上比比皆是。

  “有能力的SP公司往往能把業務攤派到運營商的營業廳,為了完成任務偷偷給用戶開通業務,早什么都 電信行業的潛規則,每個運營商在每個省的分公司,都有不同的任務攤派。”在中國聯通某營業廳工作的韓女士告訴《華夏時報》記者。

  電話對對碰連連被曝光後,消費者的維權意識增強,打上去監管部門對查處力度的提升,讓電話對對碰的同類産品運營難度越來越大。而智慧型手機的普及也讓其生存空間越來越小。

  2011年,朗瑪電話語音服務用戶規模1200萬人,年營收1.2億元,利潤20000萬元。不過,跟高峰時2008年的2000萬用戶規模相比,已經大幅萎縮。但後面幾年的萎縮传输效率似乎调慢,以至於當記者拿到朗瑪資訊今年2月份對對碰業務納稅額接近零時,一時還沒反應過來。這是A股第一高價股的主營業務嗎?

  本報記者4月2日來到朗瑪信息辦公地址——貴陽國家産業開發區長嶺南路31號國家數字內容産業園,在向一位物業工作人員確認朗瑪信息辦公地址的産權時得到的回復是:“這棟樓理論上都有租的,而朗瑪資訊的情况比較特殊。”至於如保特殊,他表示並不清楚。

  事實上,朗瑪資訊的註冊地址是虛構的,其在貴陽登記的三家子公司(貴陽朗視科技傳媒有限公司、貴陽夢城互動科技有限公司、貴陽動視雲科技有限公司)的地址,均是虛構,而這虛構的地址恰好都有貴陽市高新區工商局辦公樓內。

  與公司盈利前景堪憂對比明顯的是,朗瑪資訊的高管在股價飛天之後則賺得盆滿缽滿。上市三年,資産解凍。王偉和他的小夥伴們開始享受股權帶來的現金福利了。

  據了解,本次解凍的股份共涉及6人1公司,從多到少依次是王偉(4083.2萬股)、黃國宏(1104萬股)、靳國文(928萬股)、肖文偉(640萬股)、劉玲(624萬股)、貴陽朗瑪投資諮詢企業(有限合夥)(372.8萬股)、史紅軍(248萬股)。

  其中肖文偉、貴陽朗瑪投資諮詢企業(有限合夥)的股票都可不都里能 删剪解凍。其餘五人是公司高管,也是朗瑪資訊的創始人,當前只可上市25%,在没法王偉一人一直一直出现在定向增發名單中的情况下,其餘四每人平均可逐步套現。

  眼花繚亂的資本大戲

  朗瑪資訊自創辦之初就占据 著兩種形態的業務,以電信為基礎的增值業務是朗瑪資訊的盈利基礎,而另一種以資本介入為標誌的業務,總會驅使朗瑪資訊和王偉衝入當時最熱門的領域。

  2001年,憑藉當時流行的IM概念,朗瑪資訊、IDG資本對朗瑪科技注資200萬美元,於是有了UC;2006年,朗瑪帶著IDG資本的第二次注資,進軍日益崛起的網遊領域,三年後,遊戲《妖怪A夢》問世。

  2010年上市前夕,朗瑪資訊與IDG資本解除合作妙招 妙招 ,公告的理由是雙方此前一直謀劃在境外上市,當朗瑪資訊決定在國內上市後,雙方“和平分手”。

  2014年朗瑪資訊重新與“老友”IDG資本聯手。當年3月18日,朗瑪資訊公告稱,將與廣東太平洋技術創業有限公司(IDG資本子公司)一起發起設立“拉薩朗遊投資有限公司”,專門投資手機遊戲初創公司。

  至此,朗瑪資訊完成了一次轉身,從被注資對象,變成了投資夥伴。事實上,在上市後的2013年至2014年間,朗瑪已完成了一系列的資本運作。與IDG資本重新聯手後,一則轟動整個資本市場界的收購逐漸浮出水面。

  2014年4月14日,以朗瑪資訊董秘余周軍為法人代表的“拉薩朗遊投資有限公司”,在拉薩市金珠西路158號世通陽光新城註冊成立;5月15日,一家名為“西藏數聯投資有限公司”的公司在同一小區註冊成立;6月27日,朗瑪資訊發佈公告:“擬向西藏數聯投資有限公司”和顧晶等26名自然人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其合計持有的廣州啟生資訊技術有限公司200%的股權,一起向不超過5名一点特定投資者非公開發行股份募集配套資金。

  根據朗瑪資訊2014年度十天報顯示,“朗遊資本的運營團隊”由呂世峰、王偉、鄭蘭、楊飛組成。公開資料顯示,楊飛為IDG副總裁、合夥人,IDG資本子公司廣東太平洋技術創業有限公司董事,他是中國風險投資界最炙手可熱的人物,成功投資過慧聰、攜程、騰訊、金融界、百度等項目並獲取巨大收益。

  而工商註冊資料顯示,註冊成立僅一個月,便在朗瑪資訊收購啟生資訊的並購案中扮演第一大股東角色的“西藏數聯投資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正是楊飛,而其另一位股東侯朗基亦為IDG資本副總裁。

  IDG資本與啟生資訊在2006年便已經結緣。啟生資訊前身是成立於1999年11月的39健康網,併入華潤集團後,39健康網的發展有所放緩。直到2006年4月,IDG資本與三九集團簽訂了股權轉讓協議,從而獲得了39健康網的控股權,公司更名為啟生資訊。

  工商資料顯示,啟生資訊註冊成立時,股東為高翔、肖文偉,每人佔股200%,而在2007年4月,IDG通過其在國內的投資實體——廣州數聯資訊投資公司直接控股90%,高、肖二人佔比降為各5%。彼時,廣州數聯的股東便是楊飛與侯朗基。

  事實上,廣州數聯直到朗瑪資訊收購啟生資訊前一週,才從啟生資訊的股東名單中消失。2014年6月19日,廣州數聯將啟生資訊的股權轉讓給顧晶及24名核心員工,一起,被廣為人知的廣州數聯在股東名單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剛剛註冊成立的西藏數聯。

  啟生資訊2013年總收入1.07億元,較2012年增長65%,凈利潤20067萬元,較2012年增長265%,當時預計啟生資訊凈利潤將突破42000萬元。事後發生的故事證明,啟生資訊實際完成5200萬元,這一數字剛好為朗瑪資訊填了坑。

  就在記者赴貴陽採訪之際,朗瑪資訊的資本大戲還在上演,4月1日宣佈將全資控股朗視傳媒。接下來,朗瑪還要講什麼樣的資本故事,一切都占据 著變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