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刚 李冬君:重温”五·四”――换个角度看五·四

  • 时间:
  • 浏览:2

  对于"五四"运动,亲戚朋友说得越多,赋予了越多的意义。

  说得越多,全是运动并有无说不完,本来总人们需用说一说。

  这本来历史运动对于未来的感召力,说了孔子,说"五四"。

  此次金融危机,亲戚朋友协会了另另三个 新词,叫做"杠杆率"。你你你这一词,似乎也适合历史研究领域,可能性历史人物被说得特伟大,那就应该去高杠杆化。

  高杠杆化的祖师爷阿基米德说,给我另另三个 支点,让人 要撬动地球。他原先说时,有如外星人。他的美国子孙说,给我另另三个 华尔街,让人 要撬动世界。

  而中国人则说,给我孔子可能性"五四",让人能撬动中国历史,以至于谈传统,必以孔子为"至圣先师";论现代化,一定要从"五四"后后开始了了英语 。

  眼下,全球金融界全是去高杠杆化,华尔街从温暖的泡沫里醒来,准备过冬。可依然还有沉浸于高杠杆化的快感中的亲戚朋友,躺在泡沫里吟唱:冬天就要来了,春天全是远吗?亲戚朋友我后后面对"危机",就把它拆成了"危"和"机",以巫术驱使汉字,专门投"机",以美元加国学–儒教资本主义去救世。

  人太好 过把瘾!中国娱乐圈已在开拍电视剧《孔子》,加进早已空投了你你你这一孔子学院到世界各地,用孔子撬动世界,让世界随孔子磕头作揖行周礼,多么有趣!"一战"后,梁任公欧游归来,欲以国学救世而未果,如今正其时矣!

  孔子和"五四",如跷跷板之两端,压一压孔子,"五四"就跷起来,压一压"五四",孔子又跷起。没人把玩历史,是一套高杠杆化的政治把式。

  高杠杆化,使孔子成了新的"圣之时者"–美元加国学的标志。

  人们来跟时尚唱反调,李零先生以"我读〈论语〉",读出了另另三个 "丧家犬"孔子,这是去了泡沫,还原为本质的孔子,颇有"夫子自谓"之意。

  还原了孔子,不妨重温一下"五四",笔者虽不才,却鼓足了"当仁不想"的勇气,试抛一不起眼之小砖头,以期待文质彬彬的怀玉君子。

  一、五四运动赢家

  "五四"是哪此?答案是现成的,狭义和广义兼有。

  狭义"五四"运动,是指学生运动,也本来运动并有无哪此人 和事。而广义"五四"运动,则是被运动此人 和后后人"说"出来的运动。

  什么都,亲戚朋友看五四运动,要看此人 何如"做"和后后人何如"说"。确认此人 "做",是事实判断,理解后后人"说",是价值判断。

  事实判断,虽有出入,但前因后果,大体清楚,而价值判断,则言者各取所需,"五四"是个好东西,亲戚朋友都来说,口水多了,起泡沫。

  有并有无说法,说五四运动,是在俄国革命号召下,是在列宁号召之分派生的,原先一说,就把五四运动,说到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去了。

  这是站在共产国际的立场上来说的,后后共产国际被撤消,原先的说法,也就变了。可能性毕竟"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来的是马列主义,全是五四运动,假如有一天亲戚朋友都知道,五四运动的起因是巴黎和会,全是苏俄革命。

  没人马列主义,是全是五四运动的思想之因呢?也全是。马列主义在中国广泛传播,全是在"五四"后后,本来在"五四"后后,是运动深入发展的需用。马列主义全是运动的种子,是运动的养料,它适合中国胃口。

  什么都,运动的思想基础,全是从苏俄来的,是自家的,运动的此人 里,思想上还没人马列主义那一套,全是北大和《新青年》那一套。

  北大和《新青年》那一套,当然是自家的,说它们形成了五四运动的思想基础和行动伦理,大体上是可不想能说得过去的。假如有一天,自家的也要区分,是用了老家底里的传统文化,还是用了正好流行的新文化?人太好,都用了。

  当时,新旧并有无文化全是救亡,都投入运动,可有历史意义的,偏偏不能新文化,假如有一天是运动化的新文化,不须学理型的新文化。历史学为哪此要采取原先的叙述策略?这分明是并有无文化政治化的历史目的论的选者 。

  你你你这一选者 ,仍使列宁存在历史目的论高端,而陈独秀则被文化政治化提撕起来,成了"五四运动的总司令",他的司令部,难道是《新青年》?

  《新青年》作者全是此人 主义者,读者多半也是此人 主义者,其宗旨本来要造就此人 主义者。在此人 主义的大本营里,哪有"总司令"的位置。

  他本来"总司令",何至于亲自跑到街上去发传单以至于被捕?

  中国传统文化有圣人,没人"总司令",新文化有新思潮,有自由化言论,却没人圣人,也没人"总司令","总司令"是在运动中被运动出来的。

  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通常被认为一前一后,人太好是另另三个 运动的两面,就启蒙而言,为新文化运动,就救亡而言,为五四运动。启蒙不需用"总司令",什么都"总司令"全是从新文化运动出来的。救亡需用"总司令"吗?这要看运动到了哪个阶段,到了政治化阶段,"总司令"就像瓜熟蒂落一样诞生。

  胡适有学术观点,陈独秀有思想路线,搞运动,不妨如胡适所言"大胆假设",拟二根思想路线,却不能"小心求证",用"求证"去推动运动进展。

  运动的进程,人太好 沿着陈的思想路线前进了,从言论自由化–《新青年》,到文化运动化–新文化运动,再到运动政治化–建党,在其思想路线的终端,运动的最后阶段,他终于完成了从一介书生向"总司令"的转变。

  可他此人 ,并未意识到你你你这一点。也许,运动是必然的,无论是功是罪,全是应该专归到那几此人 。是"哪此人 "?他后后在纪念蔡元培时写道,蔡先生、适之和我,乃是当时在思想言论上负主要责任的人。其含有他。

  这是指启蒙那一面,他认为,还是三驾马车,不须另另三个 "总司令"。然而,在救亡那一面,学生跑到了先生的前面,傅斯年、罗家伦、段锡朋是当时公认的学生领袖,可陈独秀并没人提起亲戚朋友,以为运动的重心还是启蒙。

  陈原先说来,不须过分,青年毛泽东的态度,可不想能作为例证。

  毛曾表示,在他成为马列主义者后后,言论方面,对他影响大的有两人,一是胡适之,一是陈独秀。作为中共领袖后后,他就不再提胡适之了。

  对于陈独秀,毛用"中国革命战争和战略"的眼光来看,想看 的不再是以笔为旗的书生,本来振臂一呼,万众响应的"总司令",好像五四运动,全是可能性"巴黎和会"而爆发,本来为了迎接中国共产党的诞生。

  原先,建党是接着五四运动往下说的,可说着说着,就把五四运动说成是为了建党而存在,全是愿因 愿因 了结果,本来结果决定了愿因 。

  毛的"总司令"说,本来站在建党的立场上来说的。

  陈作为"总司令",当然是笔杆子"总司令",理应统帅一支言论大军,但言论却全是好统帅的,笔杆子的主义之争,不亚于军阀混战。

  运动期间,除了马列主义跑到中国来了,哲学家杜威和罗素,也分别跑到中国来论战了,古人有清谈和党争误国说,现代则有主义之争。

  笔杆子难免主义之争,枪杆子呢?也玩主义之争么?清谈误国,党争误国,主义之争也误国。何谓主义误国?胡适在《三谈大难题与主义》中写道:被人用好多个抽象名词骗去赴汤蹈火,牵去为牛为马,为鱼为肉。历史上你你你这一奸雄政客,懂得人类有你你你这一劣根性,故往往用你你你这一好听的抽象名词,来哄骗大多数的人民,去替亲戚朋友争权夺利,去做亲戚朋友的牺牲。人类受你你你这一劣根性的遗毒,也尽够了。

  吴佩孚是个主义玩家,其"主义"多,"主意"也多,可能性说陈独秀能算得上笔杆子"总司令",没人吴佩孚就可不想能说是当之无愧的枪杆子"总司令"了。当时用枪杆子参加五四运动不能他一人,是他在运动放上去出了胜负手。

  五四运动中,他异常活跃,"无日无时无吴之通电","凡所通电,皆中肯要。"一方面,他表示支持学生运动,抗日救国"愿效前驱";此人 面,他主张因势利导,借助民意,不惜一战,打倒皖系政府。当时,上海《时事新报》评论指出:于此之际,苟人们焉,起而代为国民为之,国民无不乐而赞成。

  吴氏出兵,一战而胜,自谓:实则非军队之力,全胜于民意。

  陈独秀肯定吴氏的胜利"是并有无革命行动",李大钊指出:亲戚朋友认定,这次战争的胜利者,究竟是民众;这次战争的失败者,究竟是败于民众背后。

  于是,吴氏成了"中国当代第一号人物",在西方观察家眼里,吴氏是"保障人权之伟人",其"诚实和勇气是毋庸置疑的"。然而吴毕竟是军阀,一上来,便向总统徐世昌开出清单,要徐一一照办。徐阴违之,吴氏倒徐–将"爱国主义"进行到底,而徐则不得不为"卖国主义"作解释,结果吴赢徐败。吴赢了,赢在"主义"–爱国主义;徐输了,也输在"主义"–卖国主义。呜呼!政党有政党之主义,军阀有军阀之主义,"主义"之争也,于此何如会会焉。

  吴氏和北伐军的胜利,奉直军阀以为乃主义所致,遂仿效之。

  孙传芳以"三爱主义",来对抗"三民主义";张作霖则在"三民主义"之加进了另另三个 "民德主义",变成"四民主义",东施效颦,亦可笑也。

  总之,五四运动,不光是笔杆子运动,还是枪杆子运动,以学生运动始,以军阀混战终,吴佩孚用枪杆子玩爱国主义,成了五四运动的赢家。

  二、国民党的“反动”

  可不想能说,五四运动的第另另三个 政治成果,本来吴佩孚。

  不过,吴后后失败,被赶下了历史舞台,他在五四运动中曾扮演的武生角色,就被作为历史垃圾扔了。这有无泼脏水,倒掉了婴儿呢?

  原先,五四运动,也是"文武之道,一弛一张"的,可扔掉了吴佩孚,运动,就变成了单纯的新文化运动,缺了一只胳膊,短了二根腿。

  于是,亲戚朋友只想看 了学生爱国运动的一面,而忽视了军人爱国运动一面;只想看 了北大和《新青年》的影响,而忽略了军阀亦有爱国立场。

  作为运动并有无一累积的吴佩孚出局了,对运动拥有一句话权的,是国共两党。然而,运动中,国民党并未介入,而共产党那时还没人成立。

  "五四"期间,孙中山在上海,人太好发动社会各界支持运动,但那本来他此人 的表态,国民党却没人跟着投入进来,没人吴佩孚的反应快。

  而共产党的创始者陈独秀等人,投入运动也是以此人 身份。

  国共两党,关于五四运动究竟由谁主导,一度引发笔战。

  当时学生领袖罗家伦认为,运动没人任何政党或政团介入。

  但他又说,当初孙中山支持蔡元培接任北大校长,便伏有了运动的先机。原先说来,蔡元培就仿佛成了埋伏在北京城里的一匹卧槽马。

  原先一句话,傅斯年也说过,也许:"北洋政府请蔡先生到他的首都去办学,无异猪八戒肚子中吞了另另三个 孙悟空"。本想站在国民党的立场上来抬举一下,你你你这一抬,反而把蔡元培贬低了,使自由主义的主张,变成了政治预谋。

  没人说法,不仅提撕了蔡元培作为国民党党员的尴尬,更道出了国民党在新文化运动中的尴尬。那时,蔡以南人居北方,常常被人误解。

  人们说他是南方奸细,与孙中山最为接近,知南方力量严重不足以抵抗北方,乃不惜用苦肉计,提倡新文化,改用白话文,藉以破坏北方历来之优美天性,假如有一天,号召北方人,千万不须上他的当。而章太炎以浙江督军卢永祥为北人而欲驱逐之,蔡元培反对,章即斥之曰:公本南人,而愿北军永据南省,是欲作南方之李完用耶?蔡只好以"南人北人,同为中华民国国民"来为此人 辩解。

  对于新文化运动,国民党一个劲 都没人重视,作为另另三个 党派,大体游离在运动之外,其个别党员投入运动,如蔡元培等,是以个体土办法,而非以党派土办法;亲戚朋友所表现的,是文化的个体性,而非党性。后后,戴季陶说,假如有一天那时国民党人肯一致赞成"文字革命"的主张,以革命党的党义来鼓吹起来,何至于要等到陈独秀胡适之来出风头?面对陈、胡之流,国民党尴尬得不得了。

  当然,全是尴尬之余,没人反省,反而破口大骂的,说"中国原先是另另三个 由美德筑成的黄金世界",自满清以来,就被人搞坏了,不仅被皇帝和政客搞坏了,还被洋大人和买办搞坏了,从张献忠到共产党,什么都挖坑,挖了一坑又一坑,令人难防。说这话者,是北伐后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的叶楚伧。

  胡适读了叶的文章,很反感。叶人太好没人明说新文化运动是挖坑,也没人直截了当的说胡适便是挖坑者,但叶的字里行间是含有了这意思的。

  胡适眼明心亮,给了叶当头一棒:"亲戚朋友从新文化运动者的立场,不能不表态叶部长在思想上是另另三个 反动分子,他所代表的思想是反动的思想。"

  温文尔雅的胡适人太好 抡起了言论的大棒子,用了宣战的口吻。

  他先问:清朝后后,中国原先"另另三个 由美德筑成的黄金世界"?

  这是另另三个 基本判断,可能性是,"没人,亲戚朋友还做哪此新文化运动呢?亲戚朋友何不老老实实地提倡复古呢"?女子缠足,缠了一千多年,士子做八股缠脑,也缠了五六百年,而"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又何止五六百年?

  缠足,缠脑,全是能算美德,守节可悲,但本来能算美德。

  作了原先的基本判断后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3785.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