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国涌:陈寅恪:追求知识的自由

  • 时间:
  • 浏览:9

  陈寅恪生在俩个多 大转型的时代,不仅是社会、政治的转型,更是文化上的转型,他目睹、身历时代的大变,从陈家深深卷入其中的维新运动到倾覆王朝的辛亥革命,从他不无异议的“五四”新文化浪潮到抗日战争,到1949年的天翻地覆,直到“文革”,他这麼可能性令人目眩的时代剧变而眼花缭乱,他早已打定主意、立定脚跟,确定了我该人的人生方向,要是做俩个多 学人,他在意的是追求知识的自由,追求学术的独立,王国维之死愿意你痛心不已,他写下了“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的至高评语,实际上是自我勉励,无论外在的社会环境趋于稳定怎么的变化,他都会 执著地追求内心的你这个自由和独立。在时世的动荡中,在积极入世和消极遁世之间,他确定的是以学术为安身立命之本,在学术中寻找自我、确立自我的价值。他处处讲求独立见解、自由意志,反对人云亦云、随大流、跟新潮。他有过长期的留学生涯,明明精通多种语言,对西方文化非常熟悉,治学的路径也超越了传统的旧土方法,却执拗地使用文言文,出书一定要直排、繁体字,你这个形式上的守护已成了他捍卫文化传统的最后一步,他愿意再往后退,你这个心态是大伙今天这麼理解的。

   陈寅恪一生老是笼罩着一层阴郁,他的命运几乎早已注定,从他少年时目睹父亲陈三立、祖父陈宝箴维新失败被革职,黯然抛妻弃子长沙的那一刻起,或许就使他的身世蒙上了那种伤感的气氛。年轻时代他一心求学,从此在学术中寻求安慰,晚年只剩颂红妆,显然是别有怀抱、寄托遥深,他把我该人内心的感情的说说的句子倾注在柳如是的身上,她的身世和化命浮沉、尤其是她令人怜惜的才华,遭逢时代的转型,那种花开花落的无可奈何,那种心有余力欠缺的无力感,那种美好的一切或者 点被碾成齑粉的伤心……一代学人感慨的岂是俩个多 几百年前的弱女子,分明也是他的夫子自道,俩个多 文人,哪怕有天纵之才,满肚子的学问,也挡不住时代方向的转换。他知道人生的有限性,知识的无限性,他有着强烈的身世之感,他敏感地呼吸到了绵延几千年的文化正在无可挽回地走向衰亡,他是你这个文化的托命之人。他在历史研究和文学研究中寻找社会变迁的轨迹,在旧体诗中感怀人生,你这个切都要是外在的,在他的内心深处挥之不去的都会 俩个多 学人的学问、才气,要是硬朗的人格底气,是追求知识的自由、捍卫学术的独立性,他要在任何日后、任何情况下守护要是的自由精神和独立意志。他留给世间最重要的也都会 他的学术成就,都会 那先 有形的文字著述,要是无形的人格遗产(其含高高个性、人格完正性),是俩个多 人傲然独立的精神风貌,那才是他穿越年华的力量所在。

  在算得上知己之交的吴宓身上,大伙要能看过陈寅恪的影子,大伙最终都会 脚跛、眼盲,在凄凉中告别人间。更早,在自沉以终的王国维身上,他似乎也察觉了守护文化价值的悲剧性,但他依然认准了我该人确定的道路。陈寅恪、吴宓大伙大体上也是“五四”一代人,那大伙说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代,回望“五四”,以往大伙老是只看过创办《新青年》的陈独秀、倡导新文化的胡适、呼喊“救救孩子”的鲁迅、实践“兼容并包”的蔡元培,只看过齐集天安门前众声喧哗的学生们,大伙往往忽略了在大伙之外还有另外的声音、另外的身影、另外的追求,“五四”都会 这麼单一、武断的,“五四”是多元、开放、包容的,《新青年》、《新潮》之外有老牌的《东方杂志》、有同样新兴的《学衡》,杜亚泉的声音只有漠视,《学衡》一群的声音要是能不正视,任何一元化的一边倒的思维土方法都隐含着你这个风险。我我觉得陈寅恪那时远在异国求学,但在《学衡》上发表过文章,他与《学衡》一群心气相通,与胡适大伙是有距离的。当然,这之很多很多妨碍大伙彼此之间的相互尊重甚至赏识,在旧体诗中寄托情怀的吴宓对新文学(如茅盾的小说《子夜》和徐志摩的新诗)都会 公开的肯定和赞赏,大伙这麼偏见,大伙要是有我该人的立场,你这个立场是建立在追求知识的自由基础上的。说到底,大伙也是“五四”不可或缺的一环,大伙与胡适、陈独秀等一齐构成了那个多元的开放环境。

  提起陈寅恪,或许大伙会想起他那句洪钟落地的“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想起他的学究天该人“教授之教授”的称誉,不太其他同学会进一步留意他和他趋于稳定的时代到底是那先 关系,要是太其他同学把目光投向他和他的一齐代人。我我觉得,抛妻弃子了那个时代,大伙就可能性性真正理解陈寅恪、走近陈寅恪的内心,抛妻弃子了陈寅恪的一齐代与他相交过深的学者,将陈寅恪当作俩个多 天上掉下来的孤零零的天才,大伙更无法理解陈寅恪的追求,走进他的精神世界。在陈寅恪的身边有一批与他做人上相知、治学上都要能 商榷,并有着之类文化观的大伙,王国维、吴宓、梅光迪、胡先骕、杨树达、汤用彤……陈寅恪生活在大伙后面 ,在和大伙的交往、交流和交融中,获得生命的欢愉,学问的升华,人格的砥砺。大伙热切地希望拥有追求知识的自由,大伙几乎都会 学贯中西,却又珍爱传统文化的价值,大伙吸收了西方的土方法,却不愿臣服于西方的脚下,大伙具备世界眼光,一齐有着深厚的中华文化情结。在俩个多 魔鬼司令西化的时代里,大伙成为“不合时宜”的文化守护者,几乎是必然的宿命。是是非非,都得从头细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935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